您好,歡迎來杭州工業設計協會! [個人注冊] [企業注冊] 幫助中心 |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杭州工業設計協會 點擊返回首頁
會員登陸
用戶名 密 碼
個人注冊 | 企業注冊
新聞中心
協會動態
設計資訊
設計在線
通知公告 點擊查看更多公告
關于組織開展2019年杭州市優秀...
關于公布二○一九年杭州市工業...
關于對2019年杭州市工業設計精...
關于開展2019年杭州市工業設計...
關于公布二〇一八年杭州市工業...
聯系我們
杭州市工業設計協會
地址:杭州濱江區長江路336號白馬湖動漫廣場5號樓607室
郵編:310052
電話:0571-87041916
傳真:0571-87060789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新聞資訊 - 設計在線 - 正文
瑞德:為設計師尊嚴而拼搏
瀏覽:3538 次  發表于:2014-4-8

轉載自:《設計界》

    作為瑞德年輕的創始人,杭州工業設計協會的會長“老大哥”,李琦的身上看不到任何商業味道,卻頗具藝術大家的風范。在他爽朗的談笑間,還是不乏“兄弟”、“義氣”這樣的江湖詞匯,然而,瑞德并非大口喝酒、大秤分金的水泊梁山,在這里,綠樹掩映的辦公室,古色古香的咖啡吧,有條不紊的會議,一切都詩意而不張揚。

 

   工業設計這個行業是不是需要“Hero”式的精神領袖?
     我感覺這是企業的一個選擇,沒有一個必然的對立關系。為什么呢?因為每個企業都會選擇一條路徑,比如說,有的企業靠某一個創業者或創始人的精神力量來支撐,隨著企業的擴張,有些企業會控制一定的規模,但他(創始人)一直以自己對設計的理解,對設計商業的把控以及對設計利潤的追逐,帶領團隊開拓市場。我想這樣的企業,創始人個人人格的影響力特別重要;還有一種企業它會注重商業模式、組織內部創新能力、團隊的架構以及人才的傳承,隨著它的擴張,它往往會選擇適合自己的商業模式,并以組織創新適應市場。所以說,這都是企業自己的選擇。但不管以創始人的人格力量還是組織創新,任何一家設計公司真正要在商業領域獲得成功,它都需要影響力。因為在市場這種定價機制里,可以通過影響力贏得市場信任,一張紙值10萬是紙,值100 萬還是紙,信任的背后往往是讓你的價值有機會體現,我覺得這點非常重要的。

 

      那么瑞德通過什么樣的方式獲得影響力呢?
  對我來說,想通過組織的創新。就像IDU 一樣,可能還帶有創始人影響力的痕跡,但是真正的IDU 創新是靠組織內部創新。我自己更傾向于組織創新,用適合自己的商業模式完成我們在設計領域的構想,包括自身的定位和市場領地的建立。

 
  現在一直提倡整合創新,它不是一個顛覆性的行為,只是一個改造?
  我感覺目前我們這個行業,工業設計在中國出現顛覆性的設計真的還太少,難。但我們確實要去思考西方的東西。我覺得中國工業設計還是太浮躁,太表現化,因為我們基本上把自己定位在“被認知”的角色,所以需要大量的營銷、大量的游說、包裝。這是把雙刃劍,一旦你把這個做的很搶手,有些時候反而會減弱了自己在設計領域的探索。盡管它可能擁有自己的核心生命力,但這個(營銷、游說、包裝)在初期還是很重要,慢慢地我想可以適度轉變到一些專門化的領域。設計公司在某個領域做出了極致的東西,改變了我們對某些商品的理解,這樣的成功和爆發力我想一定會有的。這個時代快到了,當然也有很多設計停留在改抄里面,這也很正常,我們正處于過渡期。如果工業設計不能做到成為真正的變革性的推動力,那么,我想它太不符合國家戰略。它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層面,我就覺得不是簡單的說把燈做的很有創意,把一個牙簽做的很好看,很有味道,把一把椅子做的很舒服,絕對不是這樣簡單的事情。工業設計是要成為經濟轉型的力量,它背后的推動力是什么,他一定是大量的在商業這種變革過程中,在新的商業價值產生過程中,工業設計是要貢獻出它的力量的。這個說得很容易——整合、把科技和文化結合起來等等,但它并不一定非要有這些元素。現在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是我相信這絕對不是偶然的,而且這些服務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服務了,比如說我只是給你做個設計、做個商業定位。它一定有更深層次的服務戰略,這也將對這個行業和我們公司提出更高的要求。

      瑞德聲稱是“為設計師尊嚴而拼搏”,那在您看來設計師是不是不受尊重?
      這倒不是,我出道以來,很多人都尊重我。和朋友或者企業家在一起,基本上,我認為我是一個很受歡迎的人,也是一個受尊重的行業人士。但是為什么我說“為設計師尊嚴而拼搏”,我的意思是工業設計師要學會自我價值的實現。在實體公司,不像你看到的簡單,像宗慶后等中國老一代的創業者用自己的努力對商業不斷的變革和創新完成了自己價值的實現,自我價值靠自己打拼,不是靠別人尊重而得來的。我們工業設計為什么不可以這么做?為什么不通過自己的打拼、創新、變革,通過自己真正的數據、實力、成果來證明你是優秀的,而不是被扶持的呢,而不是簡單意義上的被人尊重呢!我認為如何讓工業設計師還原出真實的商業價值,這絕對不是靠一兩件作品去完成,而是要靠自身的實力去證明。這種證明也不是簡簡單單的長期合作伙伴關系,是多年的投入、專業知識、能力構架以及商業模式的創新,包括對根本與你無關領域的研究、整合和融入。我覺得我的同行者還是要沉下心,如果你不在這個行業里念十年的經,除非你是絕頂聰明的人,基本上,要在這個行業有足夠判斷力還是很難的。這個行業有他的特殊性,一不小心會走入陷阱,比如今天早上我們研討做一個項目論書書寫的時候,你已經被暗示了:我所有做的就是為它,好像我做的就是這件事情。其實不是的。所以,往往你在論證的時候,你更多的在做游說,你一再告訴別人:我做的是對的,你相信我好嗎。這是我們在做的評估。但真正的評估是很冷靜的回到原點:我們為什么做這件事情。


    
      您作為杭州工業設計協會的會長,覺得杭州設計公司面臨的產業環境和其他城市的有什么不同?
      目前來看,杭州整個工業設計的氛圍非常不錯。政府支持力度非常大,整個浙江省推出各種類型的基地,有研究中心、研究所、基地,并以基地的方式吸收人才,推進、補貼行業項目等等。杭州本身作為文化之地,有像浙大、美院這樣的活躍學院,這些都是杭州的優勢。當然,杭州還是有不足的地方,特別是企業的土壤。因為杭州是個休閑城市,以裝備性工業為主。裝備以功能、技術為核心價值點,那設計肯定是需要的。但是相對來說,杭州真正大工業設計的建立還需要漫長的過程。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它是個平臺,它會帶來大量的交互出現,一個城市某個領域優秀不優秀,除了產業的環境,尤其在我們這個知識性行業,人將決定杭州工業設計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氛圍和高度,是否具有引領性。但是這些人怎么成長,靠產業環境,靠“戰場”去打的。所以,杭州好,但是需要時間,加上杭州對人才的補助力度愈來愈大,對項目越來越重視,像“市長杯”,這一屆有很大的變化。


    
      您怎么看待杭州工業設計公司之間的競爭和合作關系?
      我覺得我們還是很幸運的,我們很少會碰撞,也許因為杭州的設計公司很少,也有可能杭州的設計公司已經形成幾個層面了——有二線的,三線的,有初創的。而且,某種意義上說,杭州的設計公司很團結。目前來說,杭州設計公司的合作并不頻繁,但我覺得彼此之間的默契和生意上的平衡,保持的非常的好。另外,一些新興的設計公司也成長的非常快,也很有斗志。比如今年春節時抱團去“廣交會”,像這種抱團以后也會做得務實,更多一點。我們協會每兩個月也開協會獨立例會,把我們的工作推起來。我們也希望帶著真正活躍的中小型設計公司,這樣才能創造出創新的環境,企業才能拿出更好的作品。這是一個生態鏈。


 
      除了工業設計公司間交流,杭州工業設計協會還會做哪些工作呢?
  工作量還是非常大的。首先,大量的項目申報,還有博覽會,比如中國工業設計博覽會,包括考察、組團進行培訓。比如今年協會做了開天辟地的事情:政府出資,在海外進行短期的培訓。選了八個人參加,效果非常好。這八個人回來開了很多分享會議,就像把種子撒在杭州設計公司。所以杭州的設計很務實,它不僅僅在做推廣、影響力,更多的在人才的培養方面。
  
  從外界的口碑來看,杭州工業設計協會很團結,您怎么看?
  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關,我喜歡直來直去,作為會長,我保持兩個原則:一不貪小便宜二做事公開透明。有什么問題,沒有對錯,大聲說出來。生活中我們尊重每個兄弟,我們也不排大排小,沒有小圈子。我先做到坦誠,自然而然,氛圍就會變好。包括我們秘書班子,都很替大家想。我們內部管理系統也很嚴謹,非常清晰。經濟上沒有糾葛、做事很坦誠、對事不對人,大家就會很團結。

    
      您作為全國十大杰出設計師之一,個人有沒有喜歡的國內設計師?
  國內的設計師,從內心講,在中國工業設計領域,一個讓我惺惺相惜,讓我敬仰的,還沒有誕生出來。因為,一中國工業設計發展時間比較短,二在中國產業下,能通過作品或者全革命性的創造來證明自己的,的確需要一段時間,需要在足夠的物質豐富性前提下,這些優秀的設計師才會誕生出來,包括足夠商業倫理的成熟——設計是要被尊重的,如果沒有完整的知識產權土壤,怎么來做設計。所以,很多設計師還處在證明自己、展示自己、積蓄自己的時候。當然,老前輩肯定很多,不管浙大還是美院,都有很多優秀的老教授。他們受尊重,但還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這是兩個概念。


  瑞德未來想成為什么樣的公司?
  瑞德想成為一個綜合性的設計公司。因為我們做工業設計也在做品牌,我們有做自己的商業建筑與空間,我們有自己的實體、自己的制造企業。我們走了一條非常特殊的路,瑞德有自己的品牌,也在不斷探索自己的路,不過瑞德會堅持以設計創新為我們的核心點。
  
  瑞德在做他的設計,在打通他的設計店,但是它有自己的方式,能復制嗎?
  可以去思考,但完全去復制,很難。因為我們的知識結構不一樣,我們企業成長的歷程和時段不一樣,遇到的機遇不一樣,我們都是慢慢積累出自身獨有的能力,包括我們評判事物的方式。但是我們一樣有自己的瓶頸,比如像嘉蘭圖、洛可可開分公司,我們不敢邁出去。我很敬佩他們有勇氣開分公司,我相信他們內部有很好的激勵機制,管理部門的搭建肯定很好。瑞德在不知不覺地走出自己的路,我們的創新可能就是核心母體,我們盡可能滲透出不一樣的情況,我們有自己的品牌輸出,當然不會做文化性品牌,一定堅持商品性品牌;我們為世界五百強、連鎖店、便利店做商業建筑和空間設計,緊跟著,在高速高路服務區里面做相關的建筑與空間設計或商業定位。我們做得很深入,只是希望我們在某一領域是專家。就像中國廚電一樣。在廚電行業,中國是當之無愧的締造者和引領著,瑞德能成為中國廚電的締造者和引領著,我們就是最偉大的創新者。但這種創新離不開與方太近20年左右的實踐與合作。與方太的合作過程中,通過我們的努力,可以不斷的挖掘更多的創新的機會和市場價值。我想瑞德就是從這些方面去探索。


  既然瑞德在廚電很專業,為什么只能和方太合作?
  這可能與我的性格有關吧!在廚電領域我積累的經驗,都是方太給我的。雖然,我們命名了“方太”,設計了“Fotile”,畢竟是茅忠群(方太總裁)做出了選擇,選擇比做更重要,他肯定了我的可能性,所以我情感上割裂不下。第二個,在中國還做不到“黑匣子”效益。比如說,這個團隊做這個項目,下個團隊做那個項目,兩個都不會串聯,我們現在做不到。中國的整個知識管理結構還不完善,創意產權界定還不清楚,它一定是串在一起的,所以很難分清誰的技術給了誰,對產權保護的界限十分不清楚。況且,我找不到像方太這樣對創新有深刻理解,在廚電領域的具有很高的地位,并且對我們高度尊重和認可的企業。再去找這樣的企業似乎也沒有什么必要。自然而然,也就平和了。當然,也不是說我們就懶惰或者不愛惜對方的合作模型了。我們一樣非常努力、積極,對對方一樣很挑剔。因為我們需要共同進步。
  
  瑞德未來會不會在其他城市建立分公司?
      瑞德會這樣做的,只是現在還沒想好。我現在沒有把握規模化過程中投入與產出的效應。規模化可能會帶來低效率,我設想的是規模化伴隨高效率、高度協調性,我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慢慢在成型,預計2015年會做這個事情,一旦做了,步子會邁的更大,包括海外。

      瑞德有兩個自主品牌,作為服務性質的公司,創立自己的品牌是不是是更受尊重的捷徑?
  我覺得這樣理解。它肯定是證明我們尊嚴的走法,作為設計公司創立的自主品牌,最終它的商品不是簡單的被商業認可,更多是被消費者認可。贏得消費者的心才是設計原本的價值和魅力。從設計行業價值鏈的角度來說,我們更多地希望創立自己的品牌,積累更豐富的設計經驗。設計創新背后有很多陷阱,我們經常遇到設計很好地產品卻賣不出去。所以通過自己的品牌面對消費者讓我們更冷靜、更客觀地省視常規的設計商業價值是什么,什么叫做通過自己的努力吸引客戶,以設計真正具有價值的產品。這樣才能還原設計的商業價值,這是需要慢慢構建的。比如我們孵化了馬卡龍數碼科技和2平米家具兩個項目,才明白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有很大差異:網購時人是個怎么樣的購物行為和心態狀態,網絡和現實不同的操作模式。瑞德花800萬摸索創立自己的品牌,盡管有很大的風險,但換取了一個成為受人尊重的企業的機會,能否成功,現在沒有答案。
  
  瑞德15年中行業的變化,設計公司的變化,個人最大的感觸是什么?
  行業的變化,我認為消費者越來越成熟,它驅動企業不得不投資設計,不得不尊重設計,只有這樣,商品在市場上才有立錐之地,投資的錢才有回報,企業也知道需要設計了。設計公司的變化,設計公司開始懂市場了,不簡簡單單只懂技術,他可以和公司對話。設計公司選擇的經營模式多元化了——不是單純地給企業畫圖,它可以搞禮品定制、可以設計產品建立品牌等。現在行業更靈活、更專業化、更商業化。如果講社會層面,改變一個不賺錢的行業,需要第三股力量,那就是政府力量。政府把社會環境營造的更有活躍和更多認可度,這對設計行業的推動力是非常大的。人們越來越知道什么是工業設計、工業設計師是干什么的。講到瑞德的變化,瑞德人的視野更寬,我們眼光看到大設計的概念:一切皆有可能成為設計。瑞德的胸襟更廣闊,不僅對人才方面,也在商業模式、作品深度和企業合作的方面。我們堅定一個信念:你做的每件事情必須創造商業價值。所以瑞德這么多年明白:瑞德是一個組織性的設計公司、一個新商業模式探索的設計公司。如果15年來我有什么遺憾,遺憾的是在國家層面沒有構建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和尊重的商業環境。沒有這個,中國不會產生設計的土壤,不會誕生強大的、具有足夠影響力的設計師。國家更要有手段創造具有商業“契約”精神的文明的生態環境。其實美國的強大就是商業契約文明的強大。作為第三股力量的政府的角色非常重要。當然,體制改革、轉型升級、工業結構性改變也是重點。
   
  瑞德畢業邀請賽除了評選好的作品外,后續還有什么活動?
      我們的初衷想做一些對年輕設計師有鼓勵性的事情,我們自己畢業時得到方太和市場的認可,從而走到今天。所以我們就想在畢業時挖掘優秀的人才,給他們一些認可,展現他們綜合的素養。我一直想培養領袖級、具有前瞻性、對行業未來有自我創造和自我引領能力的年輕人。做到今日,我們也在思考可不可以把他們的作品轉化成產品,今年我們已經和企業在建立平臺,企業可以在畢業生的作品中尋找機會,對于相中的作品,我們會和學生商量,是學生自己繼續研究還是有償轉讓給我們。以后也可以把優秀的作品拍賣,作品本身是有收藏價值的。我們對學生作品進行選擇和商業化的可能,以這樣的方式購買學生的設計即使是概念設計,這是對設計也是對產權的尊重。

上一條: 不要讓“炒辣椒聞不到辣椒味”的神機“走上天臺”——設計新“視”界文創沙龍成功舉辦 返回>>
下一條: 專訪杭州斯帕克造型藝術有限公司創始人姚惠良

暫無評論!

首頁 | 上頁 | 下頁 | 尾頁 | 轉到第
我要評論:
用戶名: 密碼:
內 容:
換一張?
首頁 | 關于協會 | 通知公告 | 新聞中心 | 政策文件 | 協會會員 | 知 識 庫 | 會刊雜志 | 聯系我們 | 返回頂端
Copyright :copyright: 2001-2010 ESP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工業設計協會 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 0571-87041916 FAX:0571-87060789 郵編:310052
地址:杭州濱江區長江路336號白馬湖動漫廣場5號樓607室
郵箱:[email protected]
浙ICP備10001803號-2

網監局網監局網監局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从哪里看